安静,内向者所拥有的力量

  • 安静,内向者所拥有的力量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绪安住

导读:ta肯定会交到朋友,感受到友谊的力量,同样ta更可能也会跟朋友产生冲突,并且很不喜欢冲突的感觉,我会告诉ta,即使是我跟ta母亲也会有冲突的时候,但是我们可以直接面对,沉默是一种方式,但是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跟对方一起好好交流来看看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也许会更好

安静,内向者所拥有的力量

文/一叶舟

本文是笔者读完《安静,内向性格的竞争力》写的一篇读后感,尽管笔者认为本文对全书的结构重新梳理并整理成文,但是笔者还是推荐大家看原著,原著的内容更加丰满,案例也十分的丰富。

由于没有事先控制字数,以至于洋洋洒洒写完发现全文竟达6000字,看起来肯定会有点长,如果大家希望从本文中获得一些收获的话,那么笔者的意见跟苏珊一样:“如果读者一定要从书中得到一点启示的话,那我希望是拥有一点做自己的权利”。

在美国有1/2~1/3的人性格是内向的(中国的比例会更高),这意味着你很可能自己就是一个内向的人,或者有一个内向的朋友,或者伴侣,而如果你想要了解一下内向的人的特征,那么这本书可以拿来读一读。当然往下看之前也许你会想要测试一下自己是否是一个内向的人,下面的问卷填写的是越多,则越倾向于内向:

我们经常会把人的性格分为内向和外向,但是这样划分的时候,让笔者强调几个事实:

1、我们把性格划分为内向和外向并非就表示世界上的性格只有这两种,实际上还有很多人的性格既不属于外向也不属于内向;

2、世界上并无一人的性格是完全内向或者完全外向的,实际上只是在这两个维度有所偏颇而已;

3、即使你发现一个人的性格是内向或者外向的,并不代表你就已经认识ta了,内向和外向只是一个很粗浅的分类,就像我们把人类分为男人和女人一样,内向并不是一个对内向群体清晰的描述,如果你想要认识ta,不应该只根据内向这个标签,尽管它可以给你一些指导,而还是应该进入到ta的生活中,去感受那个独一无二的个体;

4、同样如果有一个人对你说,“你是内向的”,你可以这样回应ta,“你说的没错,但是我想你并没有真的认识我”。

5、不管是内向还是外向,都是应对外界的一种方式,并无高低等级之分,就像人人平等一样,性格也是平等的;

跟笔者一贯的写作风格一样,让笔者以提问的方式展开全文:

一、苏珊为什么要写这本书?

a、好奇:为什么一个人身上会同时背负“沉默”和“坚定”,“刚毅”和“谦逊”,换而言之是这个问题促使作者去探究为什么这种看似矛盾的事情确实会发生;

b、寻找自己性格的力量:苏珊自己也是一个内向的人,在一个与自己性格不合的社会中,她不知道要怎么办,所以她想要去研究这个问题;

c、助人:很多像苏珊一样内向的人经常写信给她求助,让她产生了非常想要帮助别人的愿望;

让笔者再把这三个理由串联在一起:好奇不一定会让苏珊写书,寻找自己性格的力量也不一定让苏珊写这本书,而最终决定苏珊写书的理由是:她想要帮助别人,而作为一个内向的人帮助别人的比较好的方式是写作,而她所以能写作是因为她此前因为好奇深入研究过内向这种性格,并且对这种性格的行为方式十分了解;

笔者敢打赌苏珊绝对没有在一开始的时候就会想到这三个理由可以像这样串联在一起,而随着她所做事情的增多,让这些看似没有关联的事情被一条看不见的线连接到了一起。当你做了足够的事情的时候,你会惊讶的发现,你所做的所有被一条看不见的线其妙的联系到了一起。

二、作为一本指导性的书籍,它的结论是否可信?

尽管苏珊自己也表示书中没有给书中的结论做注释或者给出参考文献,但是书中的核心理论笔者都能够在文献中找到,而且看本书前就已经知道了;

另一方面是苏珊写作比较谨慎,并没有对一些理论做出夸张的推导,而且会辅以非常多的真实案例说明,故而我们可以认为书中的结论是可信的。

实际上第一个问题和第二个问题十分的重要,第一个问题考虑的是作者的动机。如果作者的工作是招揽内向客户的话(利益相关),那我们可能就会要问:作者提供的信息是否全面?就好像笔者是做互联网教育,如果他所写的文章全部是赞扬互联网教育的好处,并批驳传统教育,那么我们也许会想要怀疑一下他的动机是否是利益相关,提供的信息是否偏颇。

第二个问题之所以很重要,是因为当我们想要按照书中的指导来做的话,那么书中的观点来源一定要十分可靠,比如来源于科学的研究,或者调查分析,或者真实的案例,而最好不要只是一些无法考证的思维辨析。

三、内向性格是什么?

内向性格是一种平和的应对外界的方式。也许这个定义会让很多人失望,但是笔者特别喜欢。其一是因为相对于外向而言,内向者确实平和一些;其二是因为内向像许多其他性格一样都是一种应对外界的方式,他们没有高低或者好坏之分。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发现了,我们如今的社会仿佛更偏爱外向一些,比如父母更喜欢活泼一点的孩子(小时候母亲经常对我的不满是我总是待在楼上不出门),比如老师更喜欢善于表现自己的学生(笔者读书的时候就经常被老师说,这孩子成绩是好,就是不喜欢举手发言,比较害羞),比如老板更喜欢会社交,会表现自己个性的员工(笔者就经常被领导批评你做了这么多事要跟大伙说出来)。不管怎么说,内向者仿佛就是一种不太受欢迎的性格,曾经还有家长因为孩子内向而求助于心理医生,请医生把孩子训练成外向型的人,当然最后没有成功。

四、为什么我们的社会更偏爱外向者?

我们把一个偏爱外向者的社会成为外向理想型社会,也就是说这个社会认为理想的性格是外向。但是社会不是一直都是如此,就像我们社会以前从来没有喜欢过瘦,但是现在瘦却成了美的标准一样。

让我们把时间轴往前拉几百年,那时候美国还是一个人烟稀少,人迹罕至的未被开发的大陆。那时候还没有城市,只有乡村,互相之间都很熟稔,就像我们大多数农村一样。那时候我们社会并不偏爱外向,而是偏爱像责任,荣誉,名声,道德和礼数这样的特征,而不太偏爱张扬个性,这是因为在一个小范围而又稳定的社会中,像责任,道德,名声这样的特征是十分稳定的,即使是现在这些品质仍旧被看重。

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和工业革命的到来,美国的人口剧增,一阵阵飓风将美国大部分小乡村吹成了大城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再像以前那样是邻居,而是变成了同事,大部分陌生的人开始需要投身到工作中,当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去表现自己的责任,荣誉,道德的时候,而只有10min的面试时间的时候,能够快速被对方认识,并表现自己的能力就开始慢慢变得重要起来。我们开始关注怎么在短时间内给对方留下一个好印象,我们不需要太长的思考就可以得出答案:要想留下好印象,就应该open一点,跟对方握手,大声的寒暄。

以至于当时的广告业不再只关注商品本身,而是商品对个性的作用,比如洗发水的广告不再是让你的头发感觉舒服,而是让你更加自信,并赢得异性的青睐或者领导的好感;心理学也开始致力于研究怎么让人变得更加积极,自信,更有活力;而学校和家长都在将孩子往外向方面培养——让孩子变得更加合群,参加更多的社交活动,而不是一个人偷偷的去看书;学校录取更不再单独看成绩或者品质,而是衡量一个人的外向程度,与市场的招聘法则完整对接;

真是这样的逐步发展过程中,外向变得越来越受欢迎,而内向越来越成为一个需要被改造的性格。

五、我们可以变得外向吗?

当我们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就是在考虑性格是由基因决定的,还是由环境决定的。如果性格是由基因决定的,那么我们很可能对性格的改变无能为力,而如果性格是由环境决定的,那意味着我们也许可以对自己的性格进行调整。

当笔者跟大家说,笔者是个内向的人的时候,几乎没有人相信,而实际上笔者是个内向的人。这其实是说:我们拥有可以对自己性格暂时调整的能力,但是我们没有办法改变自己性格的本质。换而言之,我们需要在某些时候对自己的性格调整一下,让自己看上去活泼一点,热情一点,这并不是对内向性格的否定。笔者再强调一遍:这不是对内向性格的否定,任何否定自己的人,他也许可以获得成功,但是他一定无法获得快乐。

事实上,我们,作为内向的人,完全没有必要否定自己,因为你否定自己的同时也是在否定下面的人:牛顿,爱因斯坦,肖邦(伟大的音乐家),林肯(美国最伟大的总统之一),沃兹尼亚克(与乔布斯共同创建了苹果,并独立开发出世界上第一台个人电脑)。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不会发现万有引力,宇宙飞船将无法升空;就不会有相对论,我们就无法看到宇宙令人震撼的美景;当你失落的时候,就听不到《夜曲》,也没有现在的美国,笔者更加不能坐在电脑面前告诉你:内向者自有她自己的独特力量,而完全不必否定你自己。

六、内向者的力量是什么?

其实我们看书名就可以知道:内向性格的力量是安静。本书的英文名是Quiet-The power of introverts in a world that stop talking,把本书翻译成《安静,内向性格的竞争力》的译者很显然没有仔细研读本书,书中有一段话:内向者喜欢在温和的环境中培养关系,而外向者喜欢在竞争的环境中培养关系。换而言之,内向者实际上是不喜欢竞争的,书名却使用“竞争力”这个词实在不禁让人怀疑译者的水准。笔者乐于将本书理解为:安静,内向性格的力量。

在进一步解释安静的力量的时候,让笔者先跟大家介绍几个实验:

a、 让带着鬼面具的成人出现在两岁的婴儿面前,一部分婴儿不以为意, 另一部分婴儿则大喊大叫。跟踪研究发现,那些大喊大叫的更可能偏内向一点,而那些不以为意的婴儿则更外向一些;

b、给内向者和外向者的舌头滴加柠檬汁,内向者比外向者分泌更多的唾液;

c、让内向者和外向者分别在音乐中完成一项任务,内向者表现最好的音量是55分贝,而外向者是72分贝;如果让内向者在72分贝下完成任务,或者外向者在55分贝下完成任务,二者的正确率都会降低;

心理学里有一个唤醒理论能够很好的解释这个现象,它认为每个人的行为都会受到外界刺激的影响,当刺激达到某一点时(苏珊称之为甜蜜点),一个人的状态将会达到最佳,而低于(更容易疲倦,打哈欠)或者高于(更容易分散注意力,无所适从)甜蜜点,一个人的状态都不会是最好(学习压力其实也是这样)。

我们可以根据实验abc,得出结论:相同的刺激,内向者会比外向者更加敏感,因此内向者的甜蜜点会比外向者的甜蜜点低。

所以进入一个陌生的社交环境中,外向者会觉得很开心,但是内向者可能会觉得刺激太多,而产生焦虑或者恐慌的情感,以至于想要逃离。但是熟悉的环境中,或者只是2-3人的小型社交环境,那么内向者则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所以外向者喜欢在一个开放的环境中工作,或者学习,而内向者更喜欢偏坐一隅,或者把自己一个人锁在楼上。笔者也终于知道大学的时候为什么总是喜欢做最后一排,因为没有人看着你,很安全。

所以,如果你是一个内向的人,也许现在你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社交,工作或者学习环境;

进一步我们还可以引申出:一个内向者大概不会喜欢从事主持人的工作,因为一大堆人看着你可能让你感受到的刺激远超过“甜蜜点”,而之所以会有内向者从事网络主持的工作,是因为他看不见“台下”的观众。

内向者偏爱的工作可能是作家,就像本文的作者一样,可能是记者(一对一的采访不会信息过载),可能是程序员,技术师(与电脑或者机器打交道也不会信息过载),或者数据分析师等等

同样内向者也不喜欢冲突(一种强大的心理刺激),当面对冲突的时候,他们的第一反应是沉默,或者消极逃避。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问题就在他们身上,这只是一种身体的反应模式而已,相应的,如果你是内向的,你可能需要学会冷静的表达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同样基于敏感的性格特征,内向者不太善于表达出自己的观点,因为害怕犯错,他们同样也需要更多的时间去组织自己的语言,或者其他类型的节目。如果你是内向者,那么在那些需要即时发言的场所,告诉你的同伴:我不擅长这种即时的表现形式,但是如果给我更多的时间,我可以做的很好。所以当笔者的的同伴对笔者说半小时后我们要一起讨论某某文案的时候,笔者会呆坐在那里不发一言,因为半小时对于一个内向的人而言实在是太短了。

另一方便,内向者敏感的性格特征,可以让他们对威胁或者危险的信号更加敏感,能够更容易的发现问题,并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试想一群在吃草的羚羊中,总会有那么几只时不时的停下来,用他们敏锐的目光去观察有没有捕食者出现。有这类敏感而警觉的成员存在的群体会生存的更好,从而继续繁衍下去,于是在群体中又会有新的敏感个体的出现。”

七、内向者有没有可能从事那些看似需要外向才能做的活动,比如演讲,比如领导?

心理学家提出过一个自由特质理论,它认为:我们的基因和环境赋予了我们某些性格特征,比如内向,但是我们可以在某些“个人核心项目”中超越自己的性格限制。这些个人核心项目是指:我们认为有意义的、可以进行管理、没有太大压力还会得到他人支撑的事;比如做演讲,参加好朋友的婚礼等,这些项目是值得我们对自己的性格做出某些超越。而这种超越自己性格特制的能力,我们称之为自我监控。

自我监控能力强的人,不仅能够在社交或者其他情境中达到自己预期的理想和目标,同样还会大大降低处于这种情境中的压力或者焦虑。试想一下,当我们做演讲的时候,一个爽朗的笑声,一句亲切的问候,是不是会大大提高听众对自己的好感,并让演讲顺利进行下去?还记得笔者昨天发布会的开场白吗?“笔者的声音好听吗?听起来热情吗,有活力吗?”这种开场白传递的是一种强烈的自信,十分具有感染力。

书中对自我监控能力还有一个十分精妙的描述:它是一种让自我去迁就情境的行为,而不是‘让一切服务于个人需求和所关注的事物的行为’,他是一种站在他人立场上的谦逊的行为”,自我监控意味着对环境做出让步,而不再只关注自己的需求。

但是这并不是说自我监控就是好的,我们时刻要注意,自我监控表现的不是一个真实的自己,长期处于这样的状态十分耗费精力,所以如果你是一个内向的人,你可能要经常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摘下自己的面具,并好好休息一下。所以笔者每天至少有2次,每次15min蹲在卫生间(内向者对卫生间有一种特别的情感)做冥想。

我们必须时刻要注意,我们需要在某些情境下表现的外向一点只是对环境做出的谦逊的让步,绝不是否定自己的内向,在适当的时候,我们必须摘下这些面具重新变成我们自己。

如果你想要测试一下自己的自我监控能力,可以做一下下面的问卷:

问卷分为两部分,前半部分是越多,说明你的监控能力越强,后半部分是越多,则监控能力越弱。

根据以上观点,我们比较容易得出内向者其实也是可以做演讲的。事实上,苏珊就经常到各种地方演讲,而大家比较熟知的《我有一个梦想》也是作为内向者的马丁路德金做出的,相同的人还有甘地,林肯,他们都是内向的人,但是他们都能做很好的演讲;

内向者当然也可以做好领导,林肯不就是最好的例子么?有一个研究显示当员工处于一个消极的状态是,外向的领导做出的业绩会比内向者更好;而对于那些积极的员工而言,内向的领导带领团队做出的业绩会比外向者更好;这很容易理解,外向的领导者比较容易激发员工的活力,但是内向的领导更能倾听下属的意见,激发他们的潜力;

八、如果我有一个内向的孩子,我会怎么培养ta?

我会让ta感受到,不管ta是内向的还是外向的,我和ta的母亲都会无条件的爱ta;

我知道ta天性比较敏感,所以会多给ta一些独处的时间,不强制ta参加任何的聚会活动;

我会帮助ta认识到ta的性格是内向的,内向也跟外向一样,是一种应对外界的方式;

ta可能会不喜欢上学,我会理解ta,因为学校这么大对于内向的ta而言肯定是难以忍受的,我会事先带ta熟悉环境,教室的布局,卫生间在哪里,回家的路线,然后我会鼓励ta克服对陌生环境的恐惧;

学校里面可能会有一群大胆的孩子,他们可能会吓到ta,我会告诉ta,你可能不太喜欢这样的朋友,但是你肯定能够找到自己的朋友,我会鼓励ta跟班上的同学说话;

ta可能在上课的时候不敢举手发言,我会跟ta说,把自己的观点表达出来很重要,但是也许我们可以慢慢克服不敢发言的困境,也许我会让他先把答案写在纸上,也许我会在家里跟ta模仿上课的场景,练习举手,我也会用相同的方式练习ta的演讲,如果ta觉得有需要的话。当然如果ta不想,我绝不会逼ta这样做;

跟其他人不一样,ta可能会更早的发现自己的兴趣,可能是钢琴,或者小提琴,或者围棋,或者制作生物标本,或者飞机模型,或者其他更奇特的爱好,我会给ta支持,跟ta一起保护ta的爱好;

ta也许过不久就把当时狂热追求的东西完全放弃了,我也不会生气,我会陪着ta继续找到新的兴趣点;

当ta终于决定要参加某个聚会,但是又很害怕的时候,我会告诉ta,你不用坐在大桌子上,也许你可以跟你的几个好朋友围成一个小圈,当然最好你可以先准备好几件有趣的事情,写在你的笔记本上,以便闲聊的时候可以用上;

我可能还会对ta说,有时候在某些情境中调整一下性格是有必要的,这是对朋友的尊重和谦逊,当然你也许会需要每隔2h去一趟卫生间静一静;

我可能还会告诉ta,犯错对ta而言很可能是一件羞愧的事情,但是我和ta母亲,以及世界上任何一个人一样,都会犯错,我会同ta一起克服那些羞愧,并且也对自己宽容一些;

ta肯定会交到朋友,感受到友谊的力量,同样ta更可能也会跟朋友产生冲突,并且很不喜欢冲突的感觉,我会告诉ta,即使是我跟ta母亲也会有冲突的时候,但是我们可以直接面对,沉默是一种方式,但是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跟对方一起好好交流来看看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也许会更好。如果错的一方是ta,我会鼓励ta承认错误,当然如果ta坚决不承认错误,我也会尊重ta的选择,并且告诉ta,我爱ta。

ta在成长的过程中可能还会有各种各样的困境,但是我会和ta母亲永远跟ta站在一起。

本文由  一叶舟  授权发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来源,商业转载请联系  。

0


“苏东坡效应”向自我敲响警钟

这是一个古代笑话:一位解差解和尚上府城。住店时和尚借机把他灌醉,又为他剃光头,然后逃走了。解差醒来后发现少了一人,大吃一惊,继而一摸光头转惊为喜: “幸而和尚还在”;可随之又困惑不解: “我在哪里呢?”一个理智正常的人,大概不至于闹出不知“我在哪里”,的笑话。然而,要真正认识“自我”,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下面这个故事可不是杜撰的笑话了——

  本世纪初,有个叫拉赛尔·康维尔的美国牧师,以“宝石的土地”为题在美国巡回演讲。他的演讲使整个美国卷入了激情的漩涡。据说他举行了多达6000次的讲演,其内容如下;从前印度有个叫阿里·哈弗德的富裕农民,为了寻找埋藏宝石的土地时变卖了家产,出外旅行,终于穷困而死。可是,此后就有人从他卖出的土地里发现了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石。康维尔引用这个真实的故事,并用大量的实例说明,人们向他所寻求的,恰恰是自己手中的东西。

  在此,请你理解:自我,也就是这么一个“陌生的朋友”,既十分熟悉,又常常令人困惑。它是你“自己手中的东西”,然而往往熟视无睹,似乎远在天边,神秘缥缈得很。

  这是一个对“自我”的认识问题。

  自我,是伴随着个体的社会化产生的,自我的形成与发展又推动着个体的社会化。每个个体都有独特的自我。个体的自我,就它的最广的含义说,是一切个体能够叫做“我的”之总和。它不但包括个体的躯体、生理活动与心理活动,而且包括所有与个体有关的存在物,如个体的双亲,配偶,子女,亲戚、朋友,个体的成就,名誉、财产和权力等。这一切使个体对自身的存在产生满足或不满足的体验。狭义的自我,是指个体对自己心理活动感知与控制的脑的机能活动。自我是个体心理的特殊形式,是人脑对个体自身以及对与外部世界关系的能动反应。就自我的成分而言,自我可相对区分为三个互相关联的部分,即:物质的自我(个体对自己的躯体和外部世界中属于他的那一部分的反映、社会的自我(个体自己被他人或群体所关注的反映,是个体自我的中心部分),精神的自我(个体能够感知与调节自己的心理活动的过程、状态、特征,这是个体自我的核心之所在)。总而言之,自我是个体反映自身及其与外部世界关系的脑的机能活动。

  自我意识是人类特有的心理现象。个体的活动离不开自我,自我客观地存在于个体的活动中。自我对于个体的活动具有不言而喻的重要性。因为个体的自我作为个体活动的觉察者,调节者与发动者,它可以使个体的活动具有独特性、一致性与共同性。不同的自我优势,会引起相应的自我评价与自我追求,进而去寻找理想的自我实现。所有的自我行动,都是自我的外现,其意义在于保持个体的心理平衡,使个体与现实世界的关系和谐。从角色扮演这个角度看,角色的本身虽然决定着这一角色扮演者个体的共同轮廓,但是它不能决定每个角色扮演者的个体活动和行为。因为每个角色扮演者的个体行为活动,都取决于个人掌握角色和使其内化的程度,而内化的过程之本身又受到角色扮演者个人一系列的自我认识,自我态度,自我心理特点的影响。 “谁象命运似的推着我向前走呢?——那是我自己”,诗人泰戈尔曾经这样说过。完全可以这样说:同样一种角色的扮演者,其扮演的水平和质量因人而异,甚至有的呈现高低、上下的迥然不同,究其原因,都可以追溯到“自我”这两个字上来。

  对自我的认识,如同观察所有事物的方法一样,自然不妨近些,再近些。潜入海底,可证龙宫之虚;登上月球,更信玉兔之无。倘远远一瞟,雾里观花,隔岸看戏,就很难认清真面目。然而近观,也并非一味地越近越好。对此,有人比喻道,犹如看画,从一定的距离与角度看去,齐白石的虾趣图真是形似而神似,栩栩如生。但是,倘过于贴近去看,又只盯住一处,满眼不过几个墨团,便无甚意趣了。看画如此,看人亦然。鲁迅先生说人是怎样的美人,倘用放大镜照她搽粉的臂膊,也会只看见皮肤的褶皱及褶皱中的粉和泥的黑白画。名作与美人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平常的作品与普通的人们了。对自我的认识,也很有这种太远了不行,太近了又不行的境况。

  这就用得着苏东坡的一大发现:“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明明就站在这个山中,却偏偏不识其真面目。明明自己就拥有“自我”,却偏偏不自悟,或者仅是个模模糊糊的认识。这就是一种社会心理效应:“苏东坡效应”。

  “苏东坡效应”可不是“天外来客”。它的产生有其一定的必然性。自从一位美国控制论专家创立模糊集合理论以来,以模糊集合论为核心的模糊理论在全世界得到了迅速的发展。矛盾普遍存在于客观世界中,模糊性亦寓于万物运动之中。鸡蛋可以孵鸡,当小鸡未啄出蛋壳之时,总不能说它仍是蛋,亦不可称之为鸡。石蜡从固态变成液态,也会经过明显的中介过渡。客观世界就是在模糊与清晰的矛盾斗争之中发展的。对自我的认识也是如此。客观事物的模糊性反映在人的大脑之中,便产生了概念上及思维上的模糊性。由于人的思想往往不能全面地、精确地反映客观,这就常使人脑的模糊性和不确定性大于客观模糊性;又因为人类还具有自己的伦理、道德,意识、情操,这又使得这一人文领域的模糊性变得更为复杂。

  一方面,角色扮演者对“自我”的认识具有显而易见的重要性;另一方面,客观事物的模糊性又使得人们对“自我”的认识增添了难度。鉴此,“苏东坡效应”无疑给我们敲起了警钟。

  这当然不是要我们被“苏东坡效应”牵着鼻子走,向“自我”甘拜下风,只好让对“自我”的认识模糊下去。不,当然不能这样。在“苏东坡效应”敲响的警钟声中,我们应该听到的是这样一种召唤:保持警觉,切勿盲目,力求对“自我”认识得全面些,清晰些……

  办法总是有的。克服“苏东坡效应”的办法,是深入“此山中”探幽微,跳出“此山外”览全景。概而言之,就是要从微观和宏观这两个“视角”的“结合点”上对准“焦距”。

  在这个方面,国内外诸多社会心理学家所取得的研究成果,是很可以给我们认识“自我”开开眼界的。

  日本一位专家建议你,不妨把你的头脑比作是你的思想的广播电台。这个广播电台用两种差不多功率的频道向你播送通讯。一个是P频道,另一个是N频道,请你看一看这两个频道的工作情况吧。比如说,今天,你的上级领导把你叫到他的办公室里,和你一起检查了你的工作。他基本上肯定了你的工作,同时也为改进工作提出了几项重要的忠告。晚上你回到自己家里,自然要想起当天所发生的事情。在这个时候,如果你把频道对到N,“播音员”大概就会用如下的腔调向你说:“要当心!他想要整你呢!”可是,如果你把频道对到P,“播音员”就会这样说: “他对你的忠告是正确的,照着去办,工作就会做得更好,他对你是一片好心……”在这种情况下,你听哪个频道的话,其心理效果是截然不同的。而且,请务必记住,如果长时间把频道对到P或者N,就会愈发被它吸引,改换频道就会愈发困难。

  你头脑中存在的这两个“频道”,社会心理学称之为“主我"和“宾我”。你与其他角色扮演者发生角色互动的同时,也需要自我的内向交流。当“宾我”向“主我”发出行动的命令时,“主我”或是唯命是从,或是拒不执行,当“主我”向“宾我”就某事提出质疑时,“宾我”或是对答如流,或是闷声不响。人们常说的思想矛盾、自我斗争,就是“主我”与“宾我”所产生的对立状态。

  而这“主我”与“宾我”在开展“自我内向交流”的过程中,又会出现三种自我状态,即“长者自我状态”、”成人自我状太”、“幼者自我状态”。这种种自我状态,是指在相互关系中占优势的某一种相对稳定的行为方式,与某个人的实际年龄并无联系。“长者”代表着社会的继承性,这一自我状态是指以父母的地位对待子女的状态,其姿态特征,表现于对人采取批评教育等行为,表现为“长辈”的训诫,还表现为向他人提供庇护,保卫和保护。“成人”代表了现实的行为,这一自我状态的目标在于客观地收集来自外界的信息,支配着人有秩序地、理智地,与外界要求相适应地行动,并作出冷静的估计,对一切事物作出公允的评判。这就是说,“成人自我状态”是指象成年人一样地理智地考虑和处理问题的状态,其特征是以平等的态度待人,常用商量的口吻,决策时较能深思熟虑,办事合乎情理。那么,什么叫“幼者自我状态”呢?“幼者”表示人的直率情感。这一自我状态,是指以小孩子的态度和行为方式表述自己的见解,表现为儿童特有的一切冲动性(轻信、娇气、异想天开以及任性调皮,气量狭小等等),表现为对周围世界的直率态度(相当天真),表现为幼稚行为(顽皮,浮躁等等)。这三种自我状态中的任何一种,都可能对你具有暂时的或长期的优势,并使你产生与之相应的感觉、思考与行动方式。换言之,你本来处于年龄上的成人状态,但你有时也可能从幼者状态的观点出发,去看待周围的一切并采取行动(典型的言语和思想是:“我是一个可爱的人,所以人人都该夸奖我”、“我是一个弱小的人,所以人家才欺负我”),或者以长者状态来看待世界(“应该帮助别人”、“任何人都不可轻信”)。

  每一个人的“自我”都是这个“长,成、幼”的三位一体。就个人而言,最为理想的应该是让这三种状态处于正常化之中,就是说,要根据特定的情境、特定的要求,表现出你的哪一种自我状态。

  于是,你的“自我”成熟与否也就在此显露端倪了。一般说来,自我认识的透明度与自我的成熟程度是成正比的,对自我认识得愈清晰,其自我的成熟程度就愈高,反之则低。

  那么,有什么自测的办法可以“考”出自己那三种自我状态是否处于正常化之中呢?也就是可以检查自我的成熟程度或曰自我认识的透明度呢?

  最近,国外有关专家设计了一组具有代表性的测验题。如实回答这些“考题”,可使你对上述问题得出基本的结论,基本了解你自己是否被“苏东坡效应”牵着鼻子走,掌握你的“自我”及你对它认识的实际状况。这些“考题”如下:

  1、你的情绪是否时常变动?
  2、你对别人的友情能持多久?
  3、你购买廉价或处理商品,是否常超出自己的需要?
  4、你守信用吗?
  5、你是否轻率的结识异性朋友和定下约会?
  6、你对自己购买的东西常能满意吗?
  7、你是否轻率的对人或事下定论?
  8、你从事的工作是否常有疏误?
  9、你是否有你已不再喜欢的老朋友?
  10、你的生活习惯正常吗?
  11、你是否常凭初次印象判断人?
  12、你能认真地写信给他人吗?
  13、你是否因做错事而感到不安?
  14、你平时遵守交通规则吗?
  15、你在阅读书刊或文件时,对注解常忽略过去而成为习惯吗?

  以上考题答案的计分规则是:1、3、5、7、9、11、13、15题,回答否定记1分;2、4、6、8、10、12、14题,回答肯定记1分。
  结果分析:
  得分为11分以上者,说明“自我”是比较成熟的;
  得分在8-10分之间者,说明“自我”是部分成熟的;
  得分在5-8分之间者,说明“自我”是不够成熟的;
  得分在5分以下者,说明“自我”是相当幼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