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子如何在一段亲密关系中保持独立?

  • 女孩子如何在一段亲密关系中保持独立?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绪安住

导读:林丽琴说,她最大的目标就是极力推广心理矫治的认同度和普及度,“这个是有益于罪犯的教育改造工作

女孩子如何在一段亲密关系中保持独立?

文:毛路丨豆瓣

上周日的读书会上, 一位姑娘问道:“女孩子如何在一段亲密关系中保持独立?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在感情世界里,女孩子需要比男生多付出一些,所以常常会发现女生是弱势那方。(大意)”由于时间有限,当时只是做了一个简短的回答,无法深入探讨,所以想在这里多絮叨几句。

让我们想想“保持独立”最根本的前提是什么?是不要比对方付出得多吗?NO,NO, NO。付出多少跟独立不独立没有关系,付出多那方不一定就不独立,付出少那方也不一定就独立。付出的关键不是多少,而在你是否心甘情愿,是否付出到点上。带着不甘和怨气去付出,付出得越多,自己心里越痛苦。能让对方开心,自己也能享受为心上人付出的快乐,付出再多都没问题。

很多人纠结于如何“保持独立”,却忽视了一个重要事实:也许自己根本就还“不够独立”。由于亲密关系容易把一个人“不独立”的特质暴露出来了,很多人就误认为“亲密关系”造就了“不独立”。其实,“亲密关系”从来不是一个人“不独立”的原因。一个真正独立的人,在一段亲密关系里,她肯定也是独立的。“保持独立”最根本的前提是,你得已经拥有了“独立”这种特质。

女孩子如何在一段亲密关系中保持独立?

很简单:把自己塑造成为一个独立的人。

独立包含了行为独立和人格独立。围绕“行为独立”展开的观点比比皆是——女孩子得自己会修电脑、会做饭、会换轮胎等等等。我认为,行为独立只是皮表,女人独立的根本,乃人格之独立。用Meiya的话来说:“人格独立是把自己看成一个独立的个体,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为自己个人的幸福选择、争取和负责。”如果一个人事事都能自己做,人格不独立,在我看来,照样不算是独立的人。相反,如果一个人的人格独立了,即使电脑不会修,轮胎不会换,饭不会做等等,我也会觉得这是个独立的人。自己不会弄电脑,找维修中心呗;不会做饭,叫外卖啊,说穿了都是一通电话就能解决的事儿。一句话:人格独立才是真正的独立。

人格独立不是靠阅读几篇文章(当然也包括这篇)就能获得的。但是阅读可以缩小人格“不独立”和“独立”之间的距离。个人认为,一个人迈向“独立”的第一步是:怀疑。

土豆小时候在挪威,上小学的第一天,老师就对在座的孩子们说:“对于任何人的话,你们都要学会怀疑,都要加以自己的思考,包括我说的话。”回想我自己的小学时光,那时候老师就是某种“权威”,容不得你去质疑。长大后,慢慢才发现,很多所谓的“权威”并非就是真理,越是“权威”的东西,越应该去怀疑。

《性爱大师》是我很喜欢的一部美剧。主要讲述两位性学研究的先驱者William Masters和Virginia Johnson的故事。 在那个年代,无论是思想开放的 “性爱大师” William,还是身为同性恋的医院院长Scully,都还认为“同性恋是种疾病”, 更别说社会普罗大众了。正因为有了对这种权威观点的质疑和质疑者们的努力,在西方世界,这一观点才逐步被“同性恋不是病,它跟异性恋一样正常”取代,当然,反同的声音仍然存在,但已经有越来越多人加入到打破偏见和歧视的队伍里。

很多在我看来“三观不正”的观点,仍然在我国的主流社会里横行霸道:“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家务活是女人的专属",“离婚女人掉价”,“女人天生比男人弱”,“女人太强没人爱”等等。别人怎么想,我们管不着,但我们可以选择,是听从那些“权威观点”,物化自己;还是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去质疑它们。

第二步:拒绝。

如果你打算全盘接受社会向你输出的价值观,劝你还是不要浪费时间继续阅读此文了,也不要操心“女孩子如何在一段亲密关系中保持独立”这种问题了。很多人痛苦的是,意识到了某个主流观点不对劲,却无力改变它。比如,“XX岁了还单身一定有问题”这种观点,你内心不赞同这种说法,但来自各方的压力把你逼得喘不过气来,连你自己都开始担心,要是顶不住这些压力怎么办。我一向认为,绝大多数情况下,只有“繁殖恋”才会歧视单身的人,无论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大概都能理解,遇不到心仪的人,那还不如单着。但由于“繁殖恋”的数目太过庞大,你要到了 XX岁还单着,总会招到某些人的白眼。而那些人还因为自己站在“权威”一边,洋洋得意。

一个人的力量,改变不了“权威”,但一个人可以拒绝接受它,拒绝被它控制。你铁定了心不愿意做的事,没人拿着刀架在你脖子上逼你。从某种意义上讲,每一份“拒绝”都是在为“改变”做贡献,“拒绝”的人多了,如今的诸多权威观点,将来总有一天会变成笑话。别忘了,“太阳绕着地球转”这样的观点也一度是种权威。

第三步:择友。

我说的“择友”,是说“选择好友”。 不用深交的酒肉朋友杂一点也无大碍。你脆弱时,好友是否给予你鼓励,给予什么样的鼓励;你开心时,好友是否给予你祝福,给予什么样的祝福;你遇到问题时,好友是什么态度;就算是无所事事时与好友的瞎聊,这些东西都会在潜移默化中对你产生影响。你得学会判断,这个朋友对你的影响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如果你的关注点,是如何让自己变得独立,而你周围的好朋友却都只想着钓金龟婿,分个手就觉得自己被男人白白睡了,那你就得远离这些价值观跟你背道而驰的人,去跟那些追求独立的人做朋友。

很多人对“独立”二字有很大的偏见,他们觉得“独立的女人”是指那些“只要事业,拒绝爱情,拒绝男人”的女人。前面已经说过了,“独立”是为自己个人的幸福选择、争取和负责。一个独立的女人,要是觉得爱情和男人是幸福的一部分,那她非但不会拒绝,反而会去等待或去追寻。

上面三步需要不断地循环加强,走向独立才会成为可能。而这三步又都很容易走偏,毕竟不是所有的社会权威都不正确。怀疑得过了头,有可能把自己搞成被迫害妄想症者。拒绝权威拒绝过头,说不定会成一个反社会者。择友也是,前两步没走好,这第三步很可能让你一不小心就入了邪教。

如何避免走偏呢?最好的办法就是:读书和自省。也许有人有会问,那我应该读什么书呢?你对什么书感兴趣你就读什么。公认的那些牛叉的书,如果你不是带着兴趣去读,而是硬着头皮挨个儿“认字”,而无法消化理解,那还不如放下书本,去吃碗牛肉面。当然,书里的东西也不一定是正确的,但书籍可以开阔你的视野,帮你建立起一套相对清晰的价值体系,完善你的“自我”。不少人跟我抱怨:“爱情让我失去了自我。”我自己也有过类似的怨言。后来我才发现,其实不是爱情让我失去了“自我”,而是我根本就还没找准“自我”。 “自我”这东西就像游泳,一旦拥有,就不太可能丢掉。把你扔进游泳池里,你浮不起来,不是因为你忘记了怎么游泳,而是你根本就不会游泳。

想起一个德国朋友的调侃:

Your problem is not your problem,your problem is you.

直译过来就是:

你的问题不是你的问题,你的问题是你。

咋一听很神经,细想起来,还真TM牛逼。

本文由  毛路  授权发布,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0


“未管所”探心理矫治

他们的郁愤在这里得以宣泄 她们的才能在这里充分展现。

  一边是拳击,一边在踢腿,还有的正在跑步机上奋力追击,叫喊着,出身汗……近日,记者走进广东省未成年犯管教所(简称“未管所”)心理矫治中心的宣泄室,还以为到了健身房。

  房间里,地、墙、顶全是耀眼的红色,“就是要激发起咨询者所有的抑郁和愤怒,然后释放出来”。心理矫治科林丽琴科长说,这是对未成年犯进行心理治疗的一个方法。 

  1、“心灵鸡汤”、“湖畔”、红蓝粉室……

  摄入性谈话窥心结开“药方”

  迎着阳光,“未管所”心理矫治中心的标志让人眼前一亮―――两颗一大一小的心相互重叠,代表关怀,体现沟通。

  300平方米,共11间心理咨询、辅导训练室,花了林丽琴和同事们不少心思。从功能分类到室内装修,大到挂帘,小到钟表,“每一个细节都要考虑到青少年服刑人员的身心特点和矫正的需要。

  情景导入室是心理辅导的第一站。房里摆放着《心灵鸡汤》、《去烦的每日智慧》等书籍。咨询师先跟求询的未成年犯进行摄入性谈话,了解他们的心结,然后判断后期采用的辅导方式和矫正疗程。

  班得瑞的著名乐曲《湖畔》,在音乐放松室悠悠响起,“轻松的音乐能舒缓求询者紧张的内心,让人平和。”

  咨询室有三间,红色调的是给低落情绪的孩子使用,蓝色调的是为了使他们沉静,粉色调的专向女孩子开放。

  说起挂帘,林丽琴像变魔术似的―――仅仅团体室的窗前,就“藏”了三个:一个有太阳,一个是大海,一个报春图。“很多未成年犯喜欢那幅大海的,他们渴望自由。”“那张太阳的,有人说是日出,有人说是夕阳,这些都会反映出孩子们的心理情况。”

  2、人际关系训练、感恩训练……

  每次训练都在考验辅导师

  林丽琴正忙着给女监区的14个服刑人员进行人际关系训练。紧握呼啦圈,一起向外拉。哪边力大?哪边力弱?如何才能和谐一致?通过手与手的传递,串起14个孩子的心。林丽琴说,未成年犯,特别是新投犯,普遍都有悲观失望、孤独无助等心理,心理矫治就是要转化他们的错误认知,抚慰不安情绪,预防心理疾病和自杀等事故,引导他们形成健康的精神品质。

  这么多种训练,最难的是什么?林老师淡淡一笑,“感恩训练。”

  烛光下,咨询师引导服刑人员说出父母对自己所付出的爱。几乎每一次,在场的未成年犯们都会大哭,阿红就是其中一个。她从小贪玩,总和妈妈对着干。为了跟家里要钱,她常以跳楼来威胁;带了两个女的回家,说自己在外面打了人,让妈妈赔钱。来到“未管所”后,她才觉得妈妈是爱她的,想起让母亲哭泣,阿红觉得很后悔。

  “这对辅导老师来说是一种考验。”林丽琴说,因为咨询师在引导他们训练时,要投入情绪,先进入角色,把自己的感情和他们分享,互相感染。做完一次训练会很累。

  3、“我要和他们互相尊重和信任”

  “亲密”通信解救“自残”孩子

  每个月,林丽琴都会收到十几封孩子们的咨询信,每一次,她都是亲笔回复,“我要和他们互相尊重和信任”。有焦虑症的,自杀自残倾向的未成年犯,都和林老师有过“亲密”的通信。

  今年5月,一个报复心、攻击性极强的未成年犯阿诚向林老师求助。阿诚9岁开始就去抢东西,10岁离家出走。谁“得罪”他,他就“整”人家,多次偷抢多次被抓,都因未满14岁而获释。15岁那年,因放火报复一间学校校长被判刑。改造期间,他与监区组长发生矛盾,准备好刀片打算报仇。因无法下手,阿诚烦躁不安,晚上无法入睡。

  “他当时就像‘烧到沸点的水壶要打开壶盖’一样,需要让他在宣泄室进行发泄,通过肌体能量的消耗,达到心理放松。”林丽琴给他安排了10个疗程的矫正,用了谈话法、道德推理训练法、愤怒情绪控制训练法、家庭疗法等,慢慢打消了阿诚的报复情绪。阿诚现在还当上了副组长!

  4、心理矫治形成平台运作模式

  成为目前教育改造罪犯重要手段之一

  林丽琴1990年从警校毕业,分到广东省未成年犯管教所。起先,她从事的是教育管理工作。接触未成年犯之后,她发现这些孩子的心理打击很大,需要情绪宣泄和压力的释放,就萌发了当心理咨询师的念头。

  建立心理矫治中心以来,林丽琴就一直没有闲过。除了日常的咨询、行政工作,还要做编辑,每两个月出一份《心理健康知识专刊》,“要让心理矫治工作无孔不入。”

  监区里都设立了心理辅导站,形成了“心理矫治科-监区心理辅导站-罪犯心理互助小组”为平台的运作模式,确保了心理矫治工作能覆盖到每一名未成年犯。林丽琴说,她最大的目标就是极力推广心理矫治的认同度和普及度,“这个是有益于罪犯的教育改造工作。”

  据所长陈志强介绍,管教所心理矫治中心从2003年8月成立以来,取得了明显的成效。目前,心理矫治已经成为教育改造罪犯的重要手段之一。管教所正在筹划搞一条可视型网络咨询热线,通过内部局域网,就像用“QQ”、“MSN”那样,到时和孩子们沟通起来就更方便了。